商丘市检察院外网
首页>公民与法>公民与法 返回首页>>
 
正确理解与适用绑架罪 “情节较轻”行为的实证分析
 
日期:2016-11-02 04:52    作者:
  

正确理解与适用绑架罪
“情节较轻”行为的实证分析

 

文/李寒华

       案情:2013年7月3日晚,被告人幕某宾、薛某旺、薛某宾、薛某凯、薛某鑫预谋后,由薛某宾驾车带着幕某宾、薛某旺将被害人周某某从商丘市团结路绑架至商丘市南高速口附近一小树林,薛某宾驾车离开。幕某宾、薛某旺逼周某某脱光衣服,以将其杀害和拍裸照发到网上相威胁,向周某某的老板于某源索要赎金10万元(后降至2万元)。后幕某宾将薛某宾、薛某凯、薛某鑫召集到小树林外,将周某某装有银行卡的钱包交给薛某鑫等人,由薛某凯、薛某鑫利用POS机查询周某某的银行卡赎金是否到帐,其间幕某宾等人多次打电话索要赎金。次日凌晨5点多,周某某被公安人员解救。在绑架过程中,致使周某某受伤,经鉴定属轻微伤。
       在对被告人幕某宾等五人提起公诉时,对五人的行为构成绑架罪均没有异议,但是否属于情节较轻的行为存在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幕某宾等五人的行为不属于情节较轻,应在十年以上量刑;理由是:幕某宾等五人有预谋有准备开车被害人绑架至荒郊野外,逼其脱光衣服,以不拿钱就将其杀害和拍裸照发到网上相威胁,向被害人老板索要赎金,且对被害人有殴打行为,直到第二天凌晨五点多才被公安人员解救。虽没有造成被害人轻伤以上后果,也没有造成财产损失,但逼一个女孩当着被告人的面脱光衣服的行为明显是对其人格的侮辱,对其造成了严重的心理恐惧和精神伤害,因此不能认定为情节较轻的行为,应在十年以上量刑。
       另一种观点认为应当认定情节较轻,应当根据《刑法修正案(七)》第六条的规定,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理由是:绑架罪是比较严重的刑事犯罪,它既侵犯公民的财产权利同时也严重侵犯公民的人身健康权利,往往造成人身伤亡。这也是原刑法典对此规定较为严历的刑罚的原因。但是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既没有造成被害人轻伤以上的后果,仅仅是轻微伤,也没有造成财产损失,有的被告人仅起了帮助和辅助作用,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显然量刑过重,有违罪刑相适应原则。法院最后也是认定了情节较轻,分别判处被告人五年六个月到九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那么,如何在司法实践中正确理解和适用绑架罪的情节较轻行为直接关系到被告人刑罚的轻重。笔者根据工作实践谈一点个人粗浅的看法。
       一、法定从宽量刑情节不能认定 “情节较轻”
       (一)将法定从宽量刑情节视为“情节较轻”的内容有违禁止重复评价的原则。刑法总则规定的法定从宽量刑情节主要包括自首、立功、犯罪预备、未遂、中止、从犯、未成年人等。因为对于具有法定从宽量刑情节者,本身就可依法从轻、减轻、免除处罚,而《刑法修正案(七)》又对“情节较轻”设定了较轻的刑罚,若将法定从宽情节作为认定“情节较轻”的依据,则意味着对法定从宽量刑情节的重复使用,违反了禁止重复评价的原则,对被害人是不公平的,也是有违立法本意的。
       (二)从司法实践的通常理解来看,刑法分则规定的法定量刑情节一般也不作为“情节较轻”的内容。以与绑架罪规定较为相似的故意杀人罪为例,刑法对故意杀人罪也设置了“情节较轻”的条款。司法实践中对于故意杀人罪“情节较轻”的理解较为一致,通常认为包括大义灭亲杀人、出于义愤杀人、因受被告人长期虐待迫害而杀人、溺婴等情形。这些情节基本上是基于杀人行为的起因、动机等方面考量的,并不包括刑法总则规定的法定量刑情节。对于绑架罪“情节较轻”的理解,可参照此精神来把握。
        二、认定“情节较轻”应根据法益侵害程度进行判断
      (一)是否造成了被害人轻伤以上后果或勒索了较大数额的财物。刑法修正案(七)之所以对绑架罪增设情节较轻的条款,是因为一些特殊情形下发生的绑架行为对法益的侵害程度较低,若在原来绑架罪设定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起刑点量刑,有违罪刑相适应原则。因此,是否属于情节较轻首先要看绑架行为对法益侵害的严重程度。绑架罪侵害的法益既包括公民的人身权利,也包括财产权益。若绑架行为造成了被害人人身伤害的后果(如轻伤以上)或勒索了较大数额财物的,则体现出较强的法益侵害程度,一般不宜认定为情节较轻。
       (二)法益侵害程度的判断只是认定“情节较轻”的前提。绑架罪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暴力犯罪,应当设定较重的法定刑。此次《刑法修正案(七)》增设“情节较轻”的条款,也并非要整体下调对绑架罪的刑罚打击力度,而主要是为增加刑罚的弹性,以适应处理一些较特殊的绑架案件的需要,防止量刑畸重。因此,应当避免形成“凡未给被害人造成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都可认定为情节较轻”的认识。应在法益侵害程度判断的基础上结合具体案情进一步分析。
       (三)在法益侵害程度判断的基础上,具有下列情形的一般应认定为“情节较轻”。1.绑架后未勒索财物而主动放人的。绑架罪系行为犯,绑架后并未勒索财物而主动放人的也成立绑架罪既遂。但行为人绑架他人后出于悔悟或慑于法律威严等原因,未勒赎而主动放人的,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较小。若对此种危害性较小的行为也一律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罚,罪刑明显不相适应,故可将其归入情节较轻的情形之一。2.因合法要求、利益得不到满足、保护而实施绑架人质的过激行为构成犯罪的。例如在城市拆迁过程中合法权益被侵害、农民工为追讨欠薪等情形下,为引起社会、政府关注和重视而绑架人质的。3.被害人有严重过错,行为人出于气愤、报复等原因实施绑架犯罪的。例如因婚姻、感情问题产生纠纷,感情受欺骗方出于泄愤、报复、索取赔偿等目的实施绑架行为的。由于此种犯罪有一定的起因,被害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且通常发生于特定人之间,对治安秩序及人民群众的社会安全感破坏较小,相比之下危害性也较小,故可认定为情节较轻。4.发生于亲属之间的绑架犯罪。对发生于亲属之间的绑架犯罪,若被害方在事后表示谅解被告人的,认定情节较轻有利于发挥刑罚教育、感化的功能和增加社会和谐因素,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5.为索取真实债务而绑架债务人,索要财物数额过大的。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行为人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应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但是对于行为人索要财物的数额明显超过债务本身的,以绑架罪追究刑事责任并无不当。但考虑双方之间毕竟有一定的债务存在为基础,仍有别于单纯为勒赎而随意选择目标作案的绑架犯罪。在行为人索要的财物数额过大而应以绑架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下,可结合具体案件认定是否属于情节较轻。当然,对于仅以索债为名,以并不存在的债务为借口绑架并勒索财物的,应以绑架罪追究刑事责任,并且一般不得认定为情节较轻。6.行为人索取的财物数额确实较小的。对于行为人因生活所迫等原因实施绑架行为,仅勒索少量财物的,如已构成犯罪,亦可认定为情节较轻。
       (四)不应或不宜认定为“情节较轻”的情形。1.行为人实施的绑架人质的行为虽未造成人质伤害和实际取得财物,但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例如行为人绑架人质并提出危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政治要求的;人质亲属因恐惧等强烈精神刺激而精神失常的;绑架他人动机十分卑劣的等,不应认定为情节较轻。2.绑架过程中实施其他犯罪行为的,例如绑架过程中猥亵、强奸被绑架人 的。3.对于行为人仅因公安机关及时解救、被害人反抗等客观原因而未实际勒索到财物、未对被害人造成伤害后果的,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宜简单认定为“情节较轻”。
       通过上述分析,具体本案,笔者认为:对被告人幕某宾等五人的绑架行为不宜认定情节较轻,因为虽被告人没有实际勒索到财物,也没有造成被害人轻伤以上后果,但是在具体绑架过程中,在荒郊野外,夜深人静之时,逼迫一个女孩脱光衣服,还以杀害扔到井里拍裸照发到网上相威胁,显然是对被害人的猥亵行为。没有勒索到财物也不是被告人出真诚悔过而放弃了犯罪行为,而是因当事人及时报警公安机关及时解救的客观原因,因此对被告人幕某宾等五人不适用情节较轻,应在十年以上量刑。为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对在犯罪过程中起次要和辅助作用的被告人认定从犯,可以依法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作者系梁园区人民检察院专职检委)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20 商丘市人民检察院
地址:河南省商丘市神火大道中段 邮编:476000 豫ICP备11001282号